您好!欢迎光临万搏体育!
万搏体育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隔振资讯 >

山河破碎 他是受难者 她是反抗战士(图)

作者:万搏体育 来源:本站原创 日期:2021-03-12 13:23 点击: 

  山西被称为表里山河,天然的屏障使得山西自古就是农业大省,少了些饥荒战乱。1937年的抗日战争打破了这种宁静,山西的农村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浩劫,是面临屠杀?是奋起反抗?两位村民有着各自的经历。

  自从5年前那件事以后,王理孝每次路过村子都会绕着走,他更多时选择走沟下的路。梁上的村庄已经被高过人腰的蒿草包围,只有那块空地依旧是黑黑的样子,往远看像这片黄皮肤上一处黑黑的伤口。这个名叫韩赠村的村庄离石太线里地。这天,沉寂已久的车站热闹了起来,很多人往外传递着同一个消息,王理孝听到了最重要的一句,“日本投降了”。

  时间回到半年前,1945年2月16日的平遥县三岔口村。这里是平遥县抗日政府所在地。三天前,日军偷袭了这里。村庄处处是被火烧后的痕迹,断壁颓垣变成了统一的黑色,窑洞成了黑窟窿。在一处窑洞的顶上绑着一个人。她穿着黑衣服、身材不高,皮肤浅黑色。凝视着被焚毁的村庄,她的眼神中全是愤怒。此时户外气温零下二十多摄氏度,她被绑在这里已经两天两夜。她是一名村民,也是一名员,抗日政府的交通员梁奔前,在又一次的审讯无果后,一名日军从后面用刀砍下了她的头颅,滚热的血喷在了冻裂的土里。

  王理孝不断从村里人口耳相传中,得到日本人的消息:有的说在榆次县城里看到过日本的飞机,有的说附近的盂县有日本的炸弹炸了,一个卖豆腐的瘸腿老汉被炸死了。王理孝心里不太信这些,王理孝一家在这村里已经有好几代,靠种地为生。直到他亲眼在村子里看到了从太原逃难而来的城里人,他才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
  如果翻开解放前的山西各地县志,会发现,因为太行山的屏障,山高林密,山西在历代战乱中波及并不多。抗战发生之前,太行山区里很多人不知道卢沟桥发生了战争,有的人到山外去才知道日本人已经进了华北。很多处在深山沟里的村子,一直到抗战发生的上世纪30年代前,还是“明朝的遗风遗俗,穿着明代的衣服,梳着明代的发髻”。

  各种关于日本侵略军的传说,让远在深山的村民心惊胆战,好似魔鬼野兽。王理孝也和大多数村民一样,收拾好了包裹,准备好了逃难的地方——离家三四里地外,有一条山沟。只要村口有人一喊“日本人来了”,大家就往山里跑。

  梁奔前同样在逃难中。她出生在平遥县襄垣村的一户富裕家庭,父亲是县城里的教师,她也早早入了学堂,知道日本侵略中国的事情。1937年冬,当日本侵略军祸及襄垣村时,12岁的她和奶奶跑到了离家70华里之外的山区里。在山区里躲了四年多,梁奔前从一个“千金”变成了一个“村民”。从小在家衣来伸手的她,开始自己烧水、做饭、关心柴米油盐。村子里流离失所的孩子失去了接受知识的机会。她决定来教孩子学知识,1941年下半年,她参加了抗日政府在山区斜坡村设立的教师学校。

  1942年春,教师训练班结业的梁奔前,先后被派到西崖窑、仁义、千庄等地担任小学教员,她把全部心血都用在了在村庄里建立抗日学校。

  这注定是一所动荡的学校,没有固定的教室,没有稳定的学生。村民们怕自己孩子上学后招来日本人的“惩罚”;村里的女孩子上学被大家指指点点,笑话半天。梁奔前的面前是苦难的村民,同时也是需要被说服的村民。她到村民家,给村民讲为什么日本鬼子敢在中国领土上横行霸道的道理,动员村民让女儿上学校,逐渐成为了村妇女工作的带头人。

  王理孝都算出规律来了,一到秋天麦收的时候,日本鬼子的扫荡部队就来了,抢走村民收下的粮食。扫荡之后,村子里的风气也变了,一些村民开始和日本鬼子合作,糟害其他村民。

  韩赠村一户王姓村民,抗战前是村里的一个“说客”,日子过得也穷慌。后来女儿嫁到了附近的芦家庄,芦家庄里有日军驻扎,女婿也在日本人的车站工作。嫁过去没多久,这两口子就勾结日本人卖“料子”(毒品)给村民,在车站附近的村子里开“料子馆”。许多村民染上了毒瘾,王家父女却因此“发达”起来。

  当时韩赠村附近的八路军游击队,决定对这几个汉奸进行锄奸。他们在韩赠村将王姓村民抓住。听说父亲被抓住了,王家女儿更变本加厉,她以被日军抓住的四名员为人质,要求游击队放了父亲,赎回被抓的员。这一来一往,王家父女对韩赠村的仇恨更深了。她不断向驻扎在芦家庄的日伪军密报韩赠村游击队的情况。1940年8月,百团大战开始。八路军一部袭击了芦家庄,王家女儿向日军反映韩赠村有八路军。9月8日,驻正太铁路芦家庄车站据点的40多个日伪军集合起来,前往寿阳县韩赠村。

  梁奔前离开家乡已经好几年,抗战让村庄的形态也发生了变化,很多封闭的村庄,因为抗日根据地的建立,妇救会、青救会成立了起来。梁奔前根据上级的指示,号召村里的妇女们做军鞋。这在以前的农村是不可想象的,原来童养媳遍地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现在集中在一起做鞋给别的男人。三个妇女合做一双鞋,只能多,不能少。做军鞋最大的难题是没有做鞋面的布料和纳底的麻绳。几年的战乱,穷苦的村民身上自己穿的衣服补丁盖补丁,赶做军鞋困难重重。

  这不光需要动员,还需要智慧。梁奔前和村里的妇女找出出嫁时的被单,给老人准备白事的白粗布,用草木灰染成灰黑色,做成了军鞋的布料,顺利完成了军鞋任务。

  1945年2月13日,除夕之夜,抗日政府的工作人员围坐在炭炉火前,窑洞里被照得通亮。20岁的梁奔前此时已经有了新的工作,她是抗日政府的一名交通员。一个人热了把棉袄脱下来,往火上一抖,火里噼里啪啦的一阵响,这是衣服里的虱子被抖了下来。大家都在旁边哄笑,他说:“你们笑什么,抖一抖都一样。”有人叹气说,都是日本鬼子带来的灾难;有人说,日本快完蛋了到时候就好了。这是几乎所有人的新年愿望,大家带着这个愿望进入梦乡。

  天刚亮,一声尖锐的枪声把梁奔前从梦中惊醒。霎时间,枪声、喊声、哭声响成一片。“日本鬼子来偷袭了……”梁奔前听到喊叫声,像以前一样往大山沟里跑去。山林中到处是日伪军的身影,刺刀围住了躲在丛林中的梁奔前,她被俘了。

  王理孝正在沟底种田,听到了嘈杂声,赶忙躲了起来。百团大战对日军的打击让日军恼羞成怒,在汉奸的带领下。1940年9月8日晌午,日本人、伪警察约一个排冲进了韩赠村。霎时,村庄上下鸡鸣狗叫,偏僻的山村顿时乱作一团。

  日军这次不是扫荡,而是屠杀。日军在村中挨门逐户地烧、杀、掠、抢,遇到村民,不问缘由,无论年龄,或开枪或刀刺,家园顿时变成了屠场。大屠杀将近两个小时后,日军又像驱赶牲畜一样,把50多个村民集中到村南一个露天破窑顶洼地上,日军用石块堵上洼口,又在破窑顶上架起机枪。士兵用带血的刺刀逼迫村民从破窑的露天处往下跳。被逼下破窑内的村民知道这里就是地狱,拼命往上拥,却被日军用机枪扫倒。最终,日军用汽油和木柴将韩赠村变成了人间地狱。“把人烧死后,表面一层都成了黑青的。”侥幸逃生的王理孝回忆道。在这起惨案中,一个98户、430人的村庄,不到一天就变成一片废墟,有310人被日军残忍杀死;154间(眼)房屋、窑洞被日军放火烧毁,史称“韩赠惨案”“九八惨案”。1991年10月1日,中共寿阳县委、寿阳县人民政府在“韩赠惨案遗址”立碑,旨在铭记国仇族恨,教育后人。

  梁奔前被俘后,日军从她身上搜出了一支钢笔,她被日军认定是抗日政府的工作人员,要求她供出抗日政府其他人员的信息。梁奔前被绑在一个窑洞顶上,她的视线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路上、河边的尸横遍野。他们是她教过的孩子,是和她一起做鞋的妇女,是那些无辜的村民。日军随队翻译渡边龟二郎参与了对梁奔前的讯问,经过严刑拷打,又在严寒的户外冻了两天两夜,但梁奔前的口中只有两句话:“我是员。”“你们的侵略马上就要失败了。”

  梁奔前牺牲几天后,日军退出了村庄,村民从窑洞顶用绳子把她的尸体吊下来,搁在了村东面沟里的圪崖下面,外面用砖头垒起来。

  12年后,1957年12月,中国红十字代表团访问日本时,当时的日军翻译渡边龟二郎致函代表团,介绍了梁奔前牺牲的全经过。渡边龟二郎在信中说:“梁先生那临死不屈的信念和爱国精神,使我深受感动……以上梁先生牺牲的情况告诉贵国人民,使这种悲剧不再重演。”梁奔前的事迹才被公众得知。1964年,平遥县当地政府在三岔口东北盂山的山坳中,重新给梁奔前烈士建立新墓,立下碑石。

  山西有史以来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农业省份。抗战前,山西全省农业人口占总人口92%,自日军侵入山西以来,大量土地被强征占用或破坏或荒弃。抗战八年,仅上党区长子、襄垣等十五个县就有121464亩土地被日军强征,阳曲、五台等八个县荒废耕地共计255148亩。大量农民因丧失土地成为难民,在日军占领区,日军将大量耕地改为种植罂粟等毒品,毒害中国人民。到1945年,晋源、清源、忻县等13个县罂粟种植面积达到66181亩。在山西各地村庄,日军制造了众多惨案,据不完全统计,日军八年间在山西制造的主要惨案就有580余起,被日军直接残杀致死人数达到812634人,逃亡外省难民30万人。

万搏体育

Top